讀取中請稍後...
中論觀四諦品-龍樹菩薩白話<中觀:解讀龍樹菩薩《中論》27道題-方怡蓉>解釋<中觀:解讀龍樹菩薩《中論》27道題-方怡蓉>中觀論頌講記-印順法師
24.40

是故經中說

若見因緣法

則為能見佛

見苦集滅道

24.40
能見緣起之人,即能見此苦(諦)與集(諦),以及滅(諦)與道(諦)。
24.40
結論:見緣起者即見四諦。
四聖諦被稱為苦諦、(苦之)集諦、(苦之)滅諦和(滅苦之)

道諦。因此,【24.40】主張人若不了解緣起,則無法了解四聖諦。

當然大多數佛教徒會同意這個主張,但是在目前的文脈中,這表示若不認知諸法皆空,則無法領悟四聖諦。

24.40
所以,阿含「經中 」(大集經中也有)這樣「說:若見因緣法,則為能見佛」;也就能夠「見 苦集滅道」的四聖諦法。有的經中說:『見緣起即見法,見法即見佛』。雖 沒有別說見苦、集、滅、道,總說見法,已可概括此四諦法了。

見緣起法無自性空,就是真的見到緣起法的本性。

是見緣起法的真相,才有生死可了,涅槃可得,佛道可成。

24.16
若汝見諸法  
決定有性者  
即為見諸法  
無因亦無緣
24.16
如果你將現存事物,視為是自性實有的,既然如此,在你心目中的現存事物,即是無因亦無緣的。
24.16
24.16
假使,你「見」到「諸法」是「決定有」實自「性」的,那所「見」到的一切「諸法」,就是「無因」「無緣」而有的。
24.17
即為破因果  
作作者作法  
亦復壞一切  
萬物之生滅
24.17
你也因此否定因果,以及動作者、工具與行動,還有生滅與果報,你因此否定了這一切。

24.17
如果事物有自性,就不可能依賴因緣而生起。這又進而表示構成因果關係的各個要素,例如因、果等,皆不可能存在,關於用以顯示有自性之事物不可能經歷緣起的論證,詳見第十二、十五、二十章。
24.17

諸法有自性,就是自體完成的,本來是這樣的,自己是這樣的,這自然就失卻因緣了。自性見者,推論為有自性才可成立一切,這是不解緣起法所生的錯誤。他們是離現象而想像實體,所以不能把握時空中的相待依存性。結果,自性有,就不成其為因緣生義。

無因無緣,就「破」壞「因果」,破壞「作」業、「作者」、「作法」,以及破「壞一切萬物」的因果「生滅」了。性空者不承認有實自性,也決不承認空是破壞一切。如以為實可破一切,這決非正確的空宗學者。 

24.18
眾因緣生法  
我說即是無  
亦為是假名  
亦是中道義
24.18
我們主張緣起,其本身即是空性。它〔空性)是一個假託的概念,那正是中道。

24.18
這是《中論》最著名的一頌,但是理解此頌時,有一點需要注意。根據月稱的注釋,當新芽或識等事物依賴諸因緣而生起時(新芽的因緣是種子落在溫暖潮濕的土壤中,而識的因緣是感官和對象之間的接觸),此事物依因緣而生起,即代表它是無自性而生。凡是無自性而生起者,皆空無自性或缺乏自性。以此理解【24.18ab】則空性不等同於緣起,而是從緣起推演而來。凡是依因緣而生者,必定是「空」的;但不能依此斷定是否有不依因緣而生且是「空」的事物存在。
說空性是一個假託的概念,即是說空性猶如車子,只是一個概念上的虛構物。既然車子因為缺乏自性而只是一個概念的虛構物(車只是依賴車的零件而被人構想,所以車的特性完全從它的零件挪借而來),自然可以由此推斷空性同樣無自性。換句話說,空性本身亦是「空」的。空性不是一個勝義實有法,也不是勝義實有法的一個屬性。空性只不過是將經驗概念化時一個有用的方法罷了。關於這一點,可參見(13.7】和(18.11】。

關於「佛法即是中道」的觀念,參見【15.7】。將空性稱為「中道」,即是說空性離「有」「無」兩邊。空性否定有勝義實有的現存事物,亦即否定具有自性的事物,藉此避免存有的邊見;但是空性也同時否定勝義真實的特徵是「無」(或缺乏存有),藉此避免「無」或「非存有」的邊見。因為空性否定有勝義真實之自性的存在,所以能夠避免這兩個極端。

24.18

一切「眾」多「因緣」所「生」的「法」,「我」佛「說」他就「是空」的。雖說是空,但並不是否認一切法。這空無自性的空法,「亦」說「為是假名」的。因離戲論的空寂中,空相也是不可得的。佛所以說緣生法是空,如《智度論》說:『為可度眾生說是畢竟空』,目的在使眾生在緣起法中,離一切自性妄見;以無自性空的觀門,體證諸法寂滅的實相。所以一切法空,而不能以為勝義實相中,有此空相的。這即緣起有的性空,「亦是中道義」。

本頌,又可作如此說:因緣生法,指內外共知共見的因果事實。外人因為緣生,所以執有;論主卻從緣生,成立他的性空。所以說:即是空的。空不是沒有緣起,此空是不礙緣起的,不過緣起是無自性的假名。這樣,緣生而無自性,所以離常邊、有邊、增益邊;性空而有假名的,所以離斷邊、無邊、損減邊;雙離二邊,合於佛法的中道。這是雙約二諦空有而說的。